波音平台网上开户

集团新闻

科创2.0时代:科技赋能产业创新

发布日期:2019-08-17     浏览次数:

2019年7月5-7日首届滕王阁创投峰会落地江西前湖迎宾馆,峰会主题为“预见独角兽、科创新崛起”,会期为三天,包括开幕式、主论坛、分论坛等环节,参会人员规模超约500人,国内知名企业家、学者、创投机构、上市公司、创业企业等齐聚江西。

以“科创时代的江西机遇”为主题的圆桌对话,由硅谷天堂董事总经理韩惠源作为对话主持,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江平,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梁宇,凯联资本合伙人沈文春,筑享天使创始人兼CEO袁志英,普华资本合伙人、头头是道董事张鼎,金慧丰投资董事长、中国天使联合会副会长周丽霞等七位嘉宾共同出席。

以下为讨论内容实录,经投资界整理:

韩惠源:主办方非常有心,这次是唯一有两位美女嘉宾的圆桌会议,给大家提提醒,我们不光是嘉宾,也是美丽的天使(投资人)。今天讲到“科创时代的江西机遇”,我们来到美丽的江西南昌,每次来到南昌总是让人想起王勃在《滕王阁序》写道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江西是个钟灵毓秀之地。我们硅谷天堂和江西有很好的机遇也有很好的合作,但是今天更多的时间和机会还是留给参会的嘉宾。首先是一位美丽的天使女士,第二是我们的投资机构,下面请嘉宾把自己企业、自己的特点优势给来宾好好分享一下。

周丽霞:大家下午好,从北京天刚蒙蒙亮起床到踩着这个点走进会场,非常不容易。上次来是几年前,这次来南昌感觉有点不同,我是北京人,我们北京金慧丰是落地在北京、专注于VC阶段股权的投资机构,我们关注的方向是消费升级、企业服务还有智能制造这几块,有些项目大家知道,比如消费升级,还有企业服务投了易企秀,可能我们都用过这个产品。还有智能制造这块。我们团队从2009年到现在已经坚守了将近十年时间,这个过程当中伴随着企业一路成长到今天,作为金慧丰的创始人我非常骄傲,经常在各种时候跟大家分享我们的心得,同时我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天使联合会的副会长,我们以前联合会叫中国青年天使会,目前为止将近200个会员,来自于全国各地。在七年前,当时我们第一任会长就是杨宁,第二任会长是麦刚,我们现任会长是杨守彬,在这七年的发展中,凝聚了中国从事天使投资领域非常多的优秀投资人。我们在这个平台上,大家相互交流、相互支撑,同时下面有非常多的二级组织,比如中国女性投资俱乐部等,明天我们华东分会在上海还有一场活动,如果有机会的话,特别欢迎今天在场的各位投资人参加,可以看到天使联合会的会长、副会长和会员。今天来到南昌,今天的主持人郭总(郭炜)就是华东分会的会长,刚才朱波朱总是天使联合会华南分会的会长,还有张总(张鼎)也是天使联合会的名誉会长。非常欢迎在座各位投资人能够加入到天使联合会的组织中来,谢谢你们!

韩惠源:有好的天使项目尽可以找我们美丽的周总。

张鼎:我来自普华资本,是湖南人,第一次以投资人的身份来南昌跟大家见面认识。我在阿里巴巴工作十几年,第一次来到江西非常高兴,这个缘份是因为梅花创投和清科而起,我希望这个缘份只是刚刚开始。简单介绍一下普华资本,我们每年投60-80个项目,有些项目大家都在使用,包括喜马拉雅FM,我们是韩寒电影公司的投资人,360杀毒软件旗下的互联网公司也是我们比较重仓的公司,包括桐城旅行网,包括大家用微信小程序友栈也是我们投的,目前投资了400多家公司。投资人跟江西的缘份,我说一下跟程维的缘份,我们在阿里巴巴晋升为销售管理者,我们当时争论谁是最年轻的竞争位管理者,我面清一点,人家已经是五百亿美金的董事长,我还在苦哈哈做投资。但是没有关系,我跟他有时候会沟通,希望以后能够为家乡做点事,他也希望为江西做点事,我希望有能力为江西和湖南做点事情,今天非常高兴认识大家!谢谢!

袁志英:我是筑享天使的创始人兼CEO,今天我和各位嘉宾有两个不同点,第一个各位嘉宾都是金融大咖,而我来自传统行业,我做了将近30年的传统行业。2005年开始做投资,在江西投了两家银行,投了一个中国排名第四的大市场,在那里一家公司作为第二大股东持有九年的股份,2013年开始做各大基金公司的LP,比如说红杉、达成等近十家基金公司的LP。筑享天使是我的第二次创业,为什么我要进行第二次创业呢?可能跟我自己的学习有关,一年前我从美国回到江西,然后开始学习阳明心学“致良知”、稻盛哲学,通过学习不断反省自己。我是怎么成就我的今天的,我觉得有两点,第一是国家大好的经营环境,第二是有众多朋友的帮助。我觉得走到今天,应该更多地为他人、为这个社会奉献、做一些事情,所以有了筑享天使这家公司。这家公司是干什么的呢?它是一个联合共享办公,我们是众创空间的升级版,我们以资金的力量帮助更多的创业创新者健康成长,这是基于我们内心的想法来做的。我想用筑享的愿景、使命以及核心价值观来感受我们公司将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筑享的愿景是成为江西创新创业者的摇篮,使命是追求全体员工幸福,助推中小企业健康成长,促进人类文明发展,然后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真诚利他、共享光明。我的介绍就到这里。谢谢!

沈文春:我是凯联资本的沈文春,刚才被袁总的情怀折服,我算半个江西人,因为我是江西的女婿,今天也算我的主场。我们凯联资本是一家PE机构,投资于中后期,过去几年投的典型项目像五粮液国企混改,还有百合佳缘,我们也参与了国内最大的二手房交易经济公司链家,现在叫贝壳控股。可以看到我们的投资很多集中在消费方面,而且这两年我们凯联投资越来越聚焦。中国经济发展到现在,机会很多,在现行经济放缓的情况下,更多机会是结构性的,所以我们在投资领域更加聚焦,一方面聚焦于大消费,另一方面聚焦于科技,这是我们的方向。

教育、汽车、医疗健康、科技领域的信息网络安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都是我们关注的领域,我虽然是江西的女婿,但是在江西投资布局并不多,主要在北京,回江西比较少,春节回来一趟,时间也比较短。经过早上到现在,和江西的企业还有投资人、政府接触,发现江西的优秀企业还是很多的,投资环境也非常好。将来我们会把更多的精力、更多的资金投在江西,也回馈江西的父老,谢谢!

梁宇:我是做早期投资的,非常早的时候加入腾讯,比较早的时候加入过搜狗,看到它幼儿时代的成长。后来在微软早期的时候加入他们,主导了必应的落地和发布,之后随着整个浪潮来到投资圈,到今天做投资第八个年头了。我们的基金不到三岁,08年我们管理团队在KPCB中国开始做投资,2016年年末决定出来做早期基金,就是现在的创世伙伴基金。我们过去第一轮支持了简普科技,见证了他们成长的过程。今天来到南昌也特别激动,因为南昌是中国革命早期的摇篮,来到这里也是为了找到早期的创新基因,并且支持他们。我们现在管理两只基金,一个人民币,一只是美元,两年多投了将近40个早期企业。我们希望将来我们支持的企业和将来会我们发生关系的企业借助科创板的东风大放异彩。

江平:大家好,非常高兴跟大家做分享。我也分两部分介绍,一个是介绍我个人,认识一下大家。第二介绍一下我们的机构,有什么机会。我是江平,浙江人,虽然浙江跟江西离等很近,但很不好意思,今天是我第一次到江西。我大学毕业20年,前十年在美国度过,在硅谷待了十年,也是在互联网这个行业,接下来的十年我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开始创业,我回来的时候也是一名创业者,也做了互联网的创业。接下来在一些相对比较大公司的做管理工作。然后进入投资这个行业。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身份是远望资本的合伙人,我介绍一下远望资本是做什么的,应该说跟今天的主题比较契合。我们远望是一支专注做人工智能行业的早期资金。刚才我听很多嘉宾分享,说有些人关注人工智能,有些说人工智能有很多泡沫,接下来几年我们要在人工智能行业挤出泡沫,冷静一些。这些都同意,现在同时也是人工智能非常好的时机,为什么呢?人工智能这些概念很早,但是我们所处的时期是人工智能从技术革命到行业应用的一个转折期,很多时候大家想到人工智能会说应用科技、各种算法,但是这些东西的创新是20年才来一次,更容易落地的或者更应该享受人工智能的红利应该是在应用层。我们远望资本相对比较关注人工智能的应用层,AI CLASS是我关注的,另外人工智能+供应链和新零售,远望资本对这些比较看重。

说到我跟江西的缘份,因为一直在北京、深圳、上海、杭州这些地方,忽略了江西这么好的一个地方,今天第一次来,听到各位领导的介绍以及大家的分享,感受到江西的创业热度,希望接下来能够跟江西有更多的关联,谢谢大家!

韩惠源:上一个圆桌会议,谈到现在的创业者非常幸福,我们作为投资机构从业人员,现在也非常幸福,因为中国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发达,有很好的创业投资环境。如果讲到一个好的环境,现在最大的一件事莫过于科创板的推出,大家应该记得创业板花了近十年的时间,但是科创板提出到真正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这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机遇,不仅仅是给了我们投资机构的机遇,也给了众多创业机构企业机遇,就这个话题,请在座各位嘉宾在这个大的背景下介绍一下自己围绕创投、围绕科创企业的布局和自己的想法,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经验。

周丽霞:说到科创板,我们算是受益比较多,因为我们有一家投资的企业赶上挂牌。企业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多种因素,首先企业扎扎实实去做,其次你真地需要踩在时代的节拍上,刚才有一位投资人介绍到,我们这个项目发生在这个时点是不是正确的,这点很重要。在整个企业发展过程中,因为你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最终你是否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这里面不是说你是很有能力的管理者或者技术非常强,最终就一定能够成为伟大的公司,这个过程应该说比较复杂,甚至是一个多维度最终决定你成长的结果。我举个例子,高铁刹车片这个项目是2013年投资的一个企业,这个企业在北京海淀区,当时企业做的是地铁刹车片的生产制造和销售,高铁刹车片属于研发阶段,那时我们整个中国高铁基本上都被德国人跟日本人垄断,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们也在做。这时候我们出现了,因为他们缺资金,我们金慧丰做了很多前期的尽调,最后我们投进去。但是第二年企业还缺钱,研发这块投入需要非常多。我们很果断地给它注入一笔资金,第二年年底的时候,克强总理说所有的高铁实现国产化,打了一剂强心针,这个企业踩在节点上,早两年他扛不下来,晚两年他就迟了。

比如2013-2015年我算是做天使后的VC阶段,那时因为还没有上板,企业都是奔着中小板、创业板发展,我刚才的话没有说完,他第一个点踩到了总理高铁国产化,踩到非常利好的政策。第二高铁门槛比较高,准入之后发展非常快,每年利润翻番,现在有好几个亿的净利润,我需要去上市,一直在做准备。这个准备是要准备到今年年底或者明年,恰恰去年年初的时候,创业板出来了,一个企业后期发展中也需要有一些运气或者说需要踩在这个点上,科创板的推出对我们很多中国企业家来讲是百年不遇的好机会。

主持人:机遇还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周丽霞:您说得非常对,科创板报的有180多家,这些企业已经在券商等在做准备了,科创板的推出对我们整个资本市场或者投资人或者投资机构或者企业来讲都是重大利好,应该算是打了一剂强心针,让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

张鼎:我们有一个小群经常讨论,我们去年上市的六家企业有五家在香港和美国,包括团车网包括360金融、包括同城旅行,我跟吴世春总在交流一个话题,中国一级市场最大的问题是流动性不够退出不够,这是最大的阻碍,在我们习主席创立中国科创板这件事情对我们是重大的利好,我们认为中国的纳斯达克是有可能产生的。我们最近投了一个医疗企业,最近在科创板。之前投资的云从科技,是唯一一只纯人民币的AI公司,包括我们投了在安全领域非常强的公司,我们非常鼓励它在科创板上市,做了很多准备和协助。我们也非常希望在江西上科创板,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激动的事情。

主持人:补充介绍一下袁总,在座几位嘉宾四位来自北京,一位来自杭州,只有袁总是地地道道本土的投资机构负责人,也是成功转型做投资的投资者,我们袁总说一下经验。

袁志英:我跟大家汇报第二个不同,我是地地道道的南昌人。谈到科创板,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幸运的投资人,因为科创板给我带来很好的回报。我几年前投资了一家基金公司,科创板溢价的时候,我投中了十个,这家基金公司里面投的子基金是我自己投的,有四个科创板都上市了,我觉得我特别幸运,前几天他们打电话告诉我,7月11号可能出现第五家科创板公司上市,我就觉得我是一个特别特别幸运的人,能够搭载到这么好的科创时代的背景地让我真正地受益。我是本土的企业,怎么看科创板时代的来临呢?

我认为科创是在迭代升级,以前我们的1.0版本的核心是链接,百度是链接人与信息,然后腾讯是链接人与人,阿里是链接人与商品,滴滴打车是链接人与服务,他们都是在做链接,通过迭代以后,我觉得进行到了2.0的版本。就是说传统企业与科技的链接,比如我们有很典型的例子,就是三只松鼠利用互联网科技让它的销售巨变,小米利用它的技术搭建了IOT家居智能获得巨大的成功,因为我是传统行业出身,比如我们的服装传统行业通过科技技术能够有效地监控生产的过程以及它能够通过消费者反馈的信息更好地设计、研发、销售出客户更满意的产品,然后通过科技的技术创新能够更好地提升物流、配送等附加效益的提升,随着互联网科技概念的提出,大大地帮助传统行业对采购、对生产、对物流、对金融一系列方面效益的提升,我认为科创时代的来临大大帮助了传统企业赋能,我就觉得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投资的好时机,也是一个投资的好时代。非常感谢,感谢有科创时代的来临,谢谢!

沈文春:传统企业家转型太可怕了。凯联早期集中在消费领域,我们投了五粮液,国企棚改,投了链家,这次科创板出来我们有点吃亏,到现在没有企业申报,但是我们有些企业已经达到标准,我们也没有给他们太大的压力,因为我们感觉科创板推出是很好的事,对到了这个阶段的企业上市,达到规模的企业非常好。但是我感觉不要因为科创板出来企业没上就不好了,我们说根据你们自己的节奏来,对我们来说投资人最看重的首先是一家优秀的企业。如果是一家优秀的企业,融资在A级、B级市场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们有一个感受,优秀的企业需要抢,真正优秀的企业在融资时是没有任何问题,是非常畅通的,很多人说价格的倒挂反映这种情况,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未来投资还是聚焦在找到好的企业、找到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投进去。现在科创板退出更方便了,对我们投资人是特别好的事,对有些企业特别是有志于加快发展的企业、有更高追求的企业也是很好的。就这些,谢谢大家!

梁宇:说起中小板,大家讲了特别多宏观的事情,我讲一个微观的事,我仔细看了科创板的规则,就是对于有核心技术的科技人员,就是说企业创作者、拥有IP的科学家或者工程师在科创板很重要。因为他代表了核心价值,科创板的设立指引了一个方向,比如说让真正的拥有技术含量的人真正受益,过去我们看技术类的公司,绝大部分都是模式类的公司,突然一夜之间发生转变,说得极端一点,哪怕大学教授不懂商业,但是有很核心的技术,我相信假以时日会有一些投资人、懂得运营的人一些教练、一些成功的企业家找他,把你的技术拿出来转化,我们一起合体,你做董监高,我也做董监高,我们作为投资者也在寻求这样的机会,充分尊重拥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和企业家,在中国这是一个独特的生态,我们相信科创板的推出会代表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因为现在也到了拐点的时代。

江平:我简单地说两句,我1998-2008年在美国,我错失了中国宏大的二级市场高潮。我2008年回来创业的时候,那时正好创业板出来了,非常高兴。结果做了一段发现不太对,互联网一开始免不了大投入,做不到盈利。在新三板上最大的问题就是流通性,2014、2015、2016年大家新三板寄予非常高的期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新三板结果达不到预期。

还有一个,我印象非常深的是,2016年年初的时候,我也在做一个项目,其中一个项目要上市了。因为种种原因,春节一过说可能要叫停了,各大要上市的企业材料比较报上去了。我们认为科创板科技创业者是一个巨大的福音,大家没有意识到这对我们科技创业者意义多么巨大。科技创业者要么是并购要么被人买了,对于科技创业者,比如我关注的机器人也好、SAAS这块也好,其实要达到上市标准还是蛮难的,在科创板春风下,大量优质的企业都可以借助科创板渠道推出,比如我投资的几家机器人公司尤其是服务类机器人等,都是可以以科创板推出的。作为创业者来说,这也是一个巨大的福音。

主持人:因为时间的限制,我代表我们嘉宾预祝江西的企业在日益完善的制度大时代背景下能够产生更多的优秀企业。同时,我们的圆桌绝大部分是专业机构,有任何创业企业需要融资的,也给我们做个宣传,找我们在座的各位嘉宾。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