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平台网上开户

集团新闻

十年创投圈,科创在崛起

发布日期:2019-08-17     浏览次数:

2019年7月5-7日首届滕王阁创投峰会落地江西前湖迎宾馆,峰会主题为“预见独角兽、科创新崛起”,会期为三天,包括开幕式、主论坛、分论坛等环节,参会人员规模超约500人,国内知名企业家、学者、创投机构、上市公司、创业企业等齐聚江西。

首场高峰对话中,由智见创始人兼CEO、中国天使联合会华东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炜主持,清科创始人倪正东先生、华盖资本创始人许小林先生、源星资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先生、火山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章苏阳先生等嘉宾共同出席。

以下为讨论内容实录,经投资界整理:

郭炜:时间关系,每位嘉宾先每人说一句开场白,讲一讲跟江西的缘份。如果过去没缘,未来有没有。先从倪总开始,大家知道清科是我们最具权威的创投排行榜。

倪正东:我是湖南人,往上追溯是江西区的。第二我跟江西有好几个朋友,像罗敏等都是十几二十年的兄弟,我们关系特别好。我也去过世春的老家,对江西还是非常有感情的。

许小林:讲缘份想一下大学有没有追过江西女朋友,还真没追过,所以不能往这方面讲。过去来讲,我应该是六七年以前,当前是全国最大的口腔医院创始人是江西人,是江西的牙科医生出身,现在做成中国最大的。我们在老倪的带领下来到江西,希望交更多的江西好朋友。

于立峰:我第一次投江西企业是2012年,当年投了500万美金叫巴士在线,还有一个有关的事,当年我们有一个企业要上当年的中小板,我们董事长当年是一个民营企业家,我说据说到井冈山去一次,如果当官升官,商人发财,他说我们也到井冈山去拜一下。最后一家公司上了中小板,这是跟江西有关的。

章苏阳:我就是江西籍的,昨天省长座谈会上有很多江西籍的创投人士参加,比他们还要多一个,我本科毕业在江西工作过14年,1999年离开江西,所以我跟江西的缘份是骨头连着筋的血脉之缘。

郭炜:听起来大家跟江西的缘份时间有点远,缘份在当下的时间点还有很大的空间,所以我们江西企业家和创业者要进一步努力。努力必须说方向,过去三到五年过程当中,如果你抓住了移动互联的机会,你一定能够趁势而上,但是现在今天的时间点,是百年未遇的大变革,过去制造业人口红利不见了,连在移动终端人口流量的红利不见了,用钱烧的商业模式也不见了,不知道今天的创业者是幸运还是不幸的。

去年11月份开始,我们国家最高领导人决策打开科创版的大门,这可能是改革历史上的奇迹,几个月时间就能交易了,科创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号,又会引领大家走向何方,今天这个时间点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科创的机会是什么。

许小林:对创业者来说,我觉得不是最好的时代,我一直讲创业是九死一生的事,什么时代特别适合创业?那个话更多是鼓励,大家不要相信创业是很容易的事,当然现在来讲有了科创板,在香港也好在纳斯达克也好,给很多创业企业进入资本市场比过去容易了,但并不表示我们的创业变得容易了。我觉得这还是有差别的,罗敏也在讲,很多公司上市以后面临的企业发展困难并不比上市前更小,从这点讲,一方面也能看到这个社会尤其是给了技术创新非常好的创业时代,但另外一个角度,创业并不适合所有人,创业本身是高风险的事情,大家还是去找适合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去做,但科创是新时代的机会,这一点不可否认。

郭炜:讲一个真相,双创讲了这么多年,我们成功的概率未必提升了,创业者创业的难度未必下降了。小林总讲的这两点你是同意还是反对?

章苏阳:坚决不同意,我们八年左右就会有新一代的通用技术顶替前一代的通用技术,比如从1998年TC互联网然后到2008年左右移动互联网,基本上每一次通用技术的到来,都颠覆了绝大部分的产业。从2017年开始,大家基本上或者说绝大部分人认为,新一代通用技术的到来是一定的事,基本上大家认为是以智能技术为主或者AI为主的这么一个通用技术进入了我们所有行业。假定现在能和这个东西结合在一起,我感觉到这是在未来七八年是我们能够作为一个大发展的契机,这点已经非常明确了,通过这两年的实践,如果在七八年以内假定和这内当然不仅是一个技术,和它的技术群结合的有可能你就脱颖而出,当然我们的创业分为两类,一种就是今天在这儿胡说八道的一帮人,他们选的一定要独角兽,就是一定要做到什么程度,但是我们大部分创业并不一定是瞄着独角兽,我解决了五个就业这个不好吗,很光荣,是不是第一批进入和不是第一批进入的,这里面不要把它看得那么严,因为刚才小林讲的话是胡说八道的人感觉一定要不投到独角兽就不行的,我们很多创业不一定做到独角兽地显然这块是未来的绝大部分,不要忘记这么一部分。

郭炜:谢谢章老师为了反对而反对,今天技术以AI+5G是新创业的浪潮,第二对创业成功的定义并未必是独角兽,你做几家店、做一个不错的生意也是创业。

倪正东:都对,从来保持中立。

郭炜:他们说了大趋势,大趋势中有什么机会?

倪正东:昨天晚上去游船很有感受,我再把王勃的名句重新读了一下,有顿悟,王勃一千多年有一句描述了今天创投的现实处境,天高地久,绝无宇宙之无穷,我们创投从很小的市场到十万亿的市场,投了五玩一人民币也投了五万个项目,但是第一季度整个创投募资下降30%,投资金额在过去20年第一次一个季度跟去年相比下降50%,所以心近悲来(音)。我们在座的冷暖自知,虽然今天是首届滕王阁创投峰会,但是今天的环境是20年创投的分水岭,今天的创投市场越来越往头部集中的时代,我们早期机构面临的挑战巨大,未来两三年创投这个行业还要过苦日子,未来创投的钱更加值钱,中国的创投市场从高速的增长,20年增长了500倍到高质量发展,从过去撒胡椒面到精准投资、狙击手式的投资发展,这是一个特别大的变化。我们今天的滕王阁论坛就是一个分水岭,但是钱还是很多的,我们中国每年VC创投虽然有所下降,但还是要投一万亿左右,创业没有什么好的时代与不好的时代,有时候每个危机就是大公司产生的时候,也是弯道超车的时候,这个时候江西的创业者一定要抓住机会,弯道超车,这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

郭炜:我以为你要打个太极,没想到给我们浇了盆冷水,现在的融资的环境多恶劣,后面说还是有钱的,钱集中在大公司的层面。倪总讲到拐点论,过去不论创业靠模式、靠人脉还是靠资源,现在统统不灵了,过去靠钱砸独角兽,今天站在新旧拐点上面,有的人看到好,有的人看到差,这是我们今天的现状,但是倪总讲了一个重要的信号,钱变得更加值钱了,不论你是创业还是投资,效率变得更加重要。这个是我们过去几年有一定泡沫创投的高歌猛进,今天的冷思考,谢谢倪总泼的冷水。三个人的讲述越来越走上玄的高度,我们于总拉回一下,到底看什么赛道、看什么创业者,身边大咖到底投什么样的创业者。

于立峰:其实他们的观点都同意,倪总念的滕王阁序一开始没听懂,但是解释以后听懂了,把一千年前的名句跟今天的形势结合,章苏阳我没听到你反对什么,觉得你们说的是一样,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最好时代和最坏的时代怎么理解,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过程,我们的创业模式和环境发生很大的变化,以前以模式创业到技术创业为主的环境,我们面临整个国家经济发展格局也完全不一样了,中央提出来新常态,所谓新常态就是长期在两位数以下的经济增长环境,这是一个大的环境,另外国际贸易中美争端很厉害,在科技创新领域受到国外的制约,这个条件下,由于对经济的预期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创投行业本身钱越来越精贵,钱是不少,越来越朝头部企业集中,这种环境下,环境越来越艰难。

最好的时代主要体现在这么几个方面,最难的时代价值的洼地出现了,价值的洼地也是创业的机会,同时也是新旧动能转化的过程,如果说我们从模式创新的创业过程发展到技术创新为主的创业过程,从移动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发展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新的创业机会、发展机会或者成为独角兽的机会,这时候关键看我们从哪个角度切入,从什么点切入,投资也好、创业也好。从这个角度来说也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尤其是这个时机上各地政府也好,国家都在出手,包括习近平亲自点名的科创版推出也是利好的消息。

刚才说怎么接地气,其实我回答了这个问题,从模式创新的发展阶段这样重点关注的领域过渡到技术创新为主的领域中,前段时间大家重点关注三大领域,所谓的生物医药,如果扩展一下是大健康的领域,这是一个朝阳产业。第二是高端制造业,科创板四大门类包括现代信息技术。第三军民融合很大的发展机会。如果我们长期在两位数以下经济增长过程中,军民融合会极大地拉动各行各业的发展,尤其是军转民和民拥军的过程,技术先导的军用技术向民用化发展,民用向军用的应用。

郭炜:必须打断于总,你把前面的都总结了一下,抢了主持人的。下午有很多的分论坛,上午时间比较长了,我们每位嘉宾选一个行业或者一个产业,你们再对标一下你喜欢的产业的创业者,他的具体画像,不许打断别人的话,不许为反对而反对。

许小林:我刚才也想抢主持人的话,为什么老倪一上来念滕王阁序,因为省长也念了滕王阁序,他也是湖南人。我就是医药行业或者大健康行业。在江西我投了全国最大的口腔医院是来自于江西,实际上江西还有非常优秀的医疗大健康企业,比如博雅生物,还有最近看的在赣州的青峰药业,这些企业都不错,江西有非常好的生物医药发展的基础。现在的趋势是向科学家聚集,怎么把医疗大健康这些优秀的科学家、这些创业者吸引到江西来,这个可能是投资机构也好或者政府也好的事情。

郭炜:创业者画像,您最喜欢什么样的?

许小林:我投的医疗健康企业有70家,这个行业有一些区别,基本是医疗行业的专业出身,很少有跨界成功的,而且这个领域不太一样,不是说80、90后可以快速进入这个行业,他们大部分耕耘了20年以上,所以这个行业需要更深的积累。

章苏阳:我原来想讲AI,我估计大部分人会讲,还是把机会让给别人,我感觉到也是看好跟基因组学和蛋白组学的发展,因为我们差不多一半投在这个领域,小林几乎是100%,我感觉这个领域的发展比AI发展虽然早一点,但是真正发展它要晚,它早一点,但是爆发量没那么大,但是长期维持20年的发展,我感觉到生物医疗尤其是基因组学未来影响到人类的生活。基因组学发展的因素是大于摩尔定律的,在2000年的时候,我们基因价格是30亿美金,这是非常快的东西。我们知道现在所有只有一样东西往上涨不往下掉的是数据。2012年数据量增加十倍,现在的数据已经多得不得了,所以AI的起来跟数据有关。但是数据怎么存储?现在全世界的数据假定有DNA存储,只要一公斤DNA,大家觉得DNA跟健康有关,一公斤DNA可以把所有数据存储起来,这是非常伟大的。而且DNA存储至少十几万年的DNA都可以检测出来,没有一个介质可以存储十几万年。

画像是这个领域非常聪明、非常容易沟通的专业人员。

于立峰:我继续讲军民融合,因为我觉得军民融合是一个大的领域和筐,里面有包括高端制造、人工智能,它涉及的行业也非常多。江西也有很多的军民融合企业,我们做了一个军民融合产品,还有民用往军工方向,1/3无人作战舰艇的技术在这家公司。第二我们在天津做的水下机器人是军用的,这是从民用往军工,还有军工往民营走的有很多。我觉得这个领域会有很多新的发展机会,市场也很大。

郭炜:这个领域创业的门槛是什么?

于立峰:有三个方面,第一军工领域的市场跟其他市场都不一样,这个领域要有一定耐心,一个型号的项目研发到进行到猎装、到采购过程比较长。第二要有一的技术突破,任何一个国家包括前苏联包括美国,军工体系中的技术密集度是最高的,所以需要专业人士,不是拍着脑袋说,所以这是非常专业性非常强的领域,对自己的技术要有很专业的理解。这是最主要的特点。

倪正东:现在时髦的词叫跨界,或者说交叉,现在的机会确实是从商业模式创新向技术创新,技术创新最容易出来的就是交叉学科,对商业来说也是一样。

郭炜:进化论的核心,一个物种进化往往是在边缘产生,往往是交叉的边缘产生创新。时间关系,我们无法展开,因为我们台上几位大佬给一天时间也能讲,一人一句话,面对下一个十年,大家送给创业者的一句祝福。

于立峰:后一个十年是黎明前的黑暗,度过这个黑暗就能看到光明的前景。

章苏阳:现在大部分人靠激励去做事,而将来的智能机器人是不要靠激励做事的,在《未来简史》里说这个社会变了,是人机结合的,就是在这个情况下,我们是什么样的生存状态,就是《头号玩家》里面的生存状态。

许小林:我的观点是创业者是天生的,创业就是要量力而行。

倪正东:我的观点是选择一个创投价值的方向,坚持十年。

郭炜:经过泡沫之后,告诉我们创业是慢的事情、是要跑马拉松的事情,作为创业者更需要耐心,经过过去十年的高速发展,未来中国还有巨大的机会,虽然刚才于总说我们GDP增长两位数以下了,但我们还是全世界最快的增长,另外在中国这么大的盘子里面,在很多区域增长依然是两位数的,所以对创业者来说永远都有机会。但是更要看到的是场上嘉宾给到的方向,创业不是九死一生,九百死一生,不断地升级打怪,我们希望滕王阁论坛还有第二届、第N届,一定会看到更多优秀的创业者从这个平台产生,希望下一个路口大家依然相遇,谢谢在场嘉宾、谢谢各位!